-Lynne

There are many things that I would like to say to you, but I don't know how.

【林秦】秦明暗恋梗

写得不好/OOC预警/秦明独白/秦明暗恋梗

OOC!OOC!OOC!

知道杀人要毁尸灭迹,撇清嫌疑要有不在场证明,尸体上的痕迹是死者最后的话语。世间多数的事,大抵都和谋杀案有着些相似之处,一切有因果,有始终,只要找到一条线索,就可以顺着逻辑找回凶手和最初动手的缘由。

但唯独喜欢你这件事情,不知道开始,没有结局。朝夕相处的陪伴,无间的默契,过命的交情,水到渠成地把友谊化成了习惯性的依赖、按耐不住的悸动和隐忍的喜欢。

我以为自己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能把对好友见不得光的渴望不作声地隐藏在淡漠的表情和语气下。但我想,他还是知道的。毕竟喜欢这种东西,按住嘴巴不说,它能从眼睛里跑出来,在人群中不自觉地寻找他的身影,被察觉后又若无其事地闪避;捂着眼睛,它能从你的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大胆又怯懦地向他靠近。

这时候便能发现,我们的默契真是发挥到了极致。我从来不说,他也不问,谁也不表现出尴尬和生硬。

我本以为,一切都会细水长流地继续下去,我守着我见不得光的情感看着他结婚生子,然后老去,把这份喜欢一直带进坟墓里,直到那天——

“老秦,这么多年了,是不是我不问,你就永远不会说。”

他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被同性好友喜欢、觊觎多年的感受,很恶心吧。

“既然你不肯踏出这一步,那就由我来吧。我喜欢你,很多年了,我会迈出这一百步,你所要做的就是牵住我的手,好吗?”

他向我伸出手,笑得和平时一样,眼睛里闪着光,眉眼弯弯,像是三九天里的和煦的太阳。

这和熟悉的梦境如出一辙,我害怕这又是一个雨夜中的噩梦,惊醒后,诺大的屋子又只有我一人,呼吸和秒针跳动的声音都会显得太吵。但明知是虚妄的梦境,我仍是颤抖着伸出了手,带着飞蛾扑火时的期待和壮烈,想象中的痛苦没有如期而至,手心却传来熟悉的热度。

我听见心中的冰川终于破裂,僵硬的冻土松动软化,敲碎那块冰的,是十几年如一日照耀我的太阳。

“好。”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