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ne

There are many things that I would like to say to you, but I don't know how.

【友影】小论文

分析得太棒啦。我也是这两天下开始看河神,就觉得郭得友像是洋葱,剥开每一层都有点不一样。看似吊儿郎当,很是痞气,但对苦主又很有礼貌,也挺善良的。本来以为这样的主角已经算人物塑造又深度,但他骨子里又带着一股狠戾和骄傲,有种孤狼的桀骜。太喜欢这样的主角了!李现脸上半部分皱眉的时候就带有一股凶狠气,所以把郭得友演得很棒啊。

我比你帅让我先说:

前段时间搬家,搬家以后买了个新电视。然后接下来好几天都沉迷玩电视(新电视真的很好玩。


于是就看了《河神》


诶呀,我真是一秒钟就站了小河神和小神婆的cp


本cp老狗瞬间启动!


可惜手上压了一个别的cp的坑还在艰难复健中,不敢再开新坑。但是又忍不住想写点儿什么,于是就有了这篇小论文。




· 郭得友和顾影这个设定,真是没有哪个纯情少女能招架得住。


小河神一生杀过三个人。


第一次是七岁,杀了想拍顾影花子的人贩子。


第二次是二十来,杀了把顾影锁在水底的小神仙。


第三次是故事的结尾,杀了在顾影心口开了个洞的尸化肖三。


反正我是遭不住啊!




· 先说顾影。


我一直在想这个名字到底为什么这样起?


这是一个多悲伤的故事啊。


在中国是《初学记》的《绣赋》里一句“顾影自媚,窥镜自怜。”


在希腊是辜负了少女的爱意,在水泽旁伫立了一生,最终变成水仙花的Narcissus。


可是我们红衣黑发,艳若桃李的小神婆偏偏毫不自怜。


她说:“只要能救郭二哥,我怎样都好。”


唉,我的傻姑娘啊。


我年纪尚幼的那会儿,顶顶瞧不上只知道爱来爱去,满心满眼没别的东西的人。


后来渐渐长大,学会接纳多样与不同,才渐渐发现,人生在世碌碌百年,想要扬名立万 功垂千秋,和想要白首一心 永不分离,没有哪个更有出息。


都是为注定的痴妄寻个由头罢了。


小神婆顾影的那个由头,是从尚在襁褓之中就叫尘世背后那翻弄云雨的手给牢牢系上了。


细细想来真是有种宿命般的无力,全天津卫数不胜数的孩子,最后偏偏剩下小病猫和小圣童,又偏偏叫郭老淳和张神婆一人养了一个。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她打小就等着他长大了来娶她。


她眼里只看得到一个人,于家堡的张公子或是老李家的王小二,不是“千金难买我乐意”,是“千金难买我看一眼”。


顾影喜欢郭得友,是比十分喜欢还要再加十分的喜欢。


喜欢这个东西,倘若不掺一点儿杂质,大概就是这样的。


王美仁说,不要永远跟在男人身后,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肖兰兰说,要像水,要掌握主动权。


张神婆说,越吃不着,就越稀罕。


可是喜欢纯粹到了只有喜欢,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周旋博弈?


只想白首一心,只想永不分离。


这种喜欢纯粹热烈又一往无前,我掐着指头算了算,我今年二十,那么我人生的前二十年,有过这种炽烈又英勇的感情吗?


没有。


那么我人生的前二十年,见过这种炽烈又英勇的感情吗?


也没有。


所以啊,小河神运气真是好。


万幸活下来,万幸被老河神泡着药安安康康地养大,万幸得了一份这样的喜欢。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郭二哥这也担得起一句“福祚绵长”了。




· 我看书看剧的时候向来偏爱千层饼包包菜似的人。


乍一看痞气又混不吝,仔细一看又善良又有担当。


可是根子里啊,是一股乖张狠戾。


半大孩子的时候,他就能杀人。人贩子那段拍得虚虚实实,可能是为了过审没有交代清楚,但我还特意去查了一下,按剧组的说法,那真的是郭得友为了救顾影杀的人。


很难想象一个七岁的孩子杀了人之后,该如何好好长大,还最终能长成前头我们看到的这个孝顺善良又有担当的活泼样子。


他房里放了一尊卧佛,又得着郭师父的教养,最内里的凶狠藏得叫人看不出一丁点儿。


只除了一样儿不能碰的逆鳞。


小神仙要拿顾影的命激他,他从水里冒出来揪人领子,说“小爷在水里的时候,谁也拿不住。”那还是付天地不怕的少年郎模样,可进到水里,开了锁着顾影的手铐后,他面不改色步步都冲着要命去。


肖三和他在恶水之源缠了许久,可顾影的心口一被穿个大洞,他抹了眼泪抓起小刀,只一下,连刀柄都扎进肖三的下颚里。


我记得鬼吹灯的三个主角手上没怎么沾人血,近几年看的新一点儿的这类小说和剧好像也不太兴主角杀人了。


可郭得友挂上了三条人命。


按说郭得友和顾影再连带丁卯肖兰兰,设定上年纪应该相差不大。


可小河神怎么就这么心思深沉呢?


别说中间顾影假死逗他,他只憋得出一句“我怎么想的你还不知道吗?”


就连最后顾影以死相逼,喝药求他留下来,他也能强端着蹲下 偏着脑袋认真地说“我一直挺好奇,这个药是什么味道。”


这狠劲,简直让人胆寒了。


郭得友这哪里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简直是心较蜂窝煤多一窍,心较马蜂窝多一窍了。


这一肚子的心眼儿都是怎么长出来的啊?


 


不过仔细想想,小河神真是可怜。


恶念滋生,靠着理智与礼教压住,可自己心里却明镜似的,偏偏身边又杵了个血热心热的傻姑娘。郭得友夜夜对着床前那尊卧佛时,想的是什么呢?


小河神和小神婆这段缘分里,恐怕一肚子心眼儿的锯嘴葫芦才是可怜的那一个。


顾影单纯又澄澈,天真一派的模样,从她嘴里说出的喜欢,但凡是个周全稳重点儿的人都得多想两遍和喜欢登瀛楼的大肘子区别几何,更何况郭得友这种心思重如泰山的。


又兼她那个神婆妈从小给她灌输“欠别人的要还两倍”这种不靠谱的价值观。


我要是郭得友,我就很难不去顾虑,这个稚拙的喜欢,到底是习惯使然,甚至是为了还他一命,还是青梅竹马,缘分天定。


心较马蜂窝多一窍的人,有的时候在有些事情上很难相信没心眼的人真的就是那么想的。


我记得匪我思存的东宫里有一段儿,大意是说,小娘子不好娶,等她长大便要等十年,好容易长大了,你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原话送给郭得友吧。



评论

热度(111)

  1. -Lynne我比你帅让我先说 转载了此文字
    分析得太棒啦。我也是这两天下开始看河神,就觉得郭得友像是洋葱,剥开每一层都有点不一样。看似吊儿郎当,...